美国总统威尔逊救了列宁政权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任内主要的事件有:民主改革、自由女神像照明系统的建立、第一次世界大战、十四点协议、武装干涉苏联、积极倡导建立国际联盟(但美国由于参议院否决而没有加入)、禁酒令的颁布与实施等。

威尔逊于1919年因为倡导国际联盟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威尔逊曾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

巴黎和会于1919年1月18日正式开幕。此次会议除了讨论对战败国的制裁、赔偿等问题外,各国的在华利益也是会议议程之一。

参加巴黎和会的有27个战胜国,70名代表参加。帝国主义大国都派出了阵容强大的代表团。中国代表团以外交总长陆征祥为团长,主要代表有顾维钧、王正廷、施肇基、魏辰组。和会的决策机构为最高委员会,最初是由英、法、美、日、意五国政府首脑和外长组成的“十人会议”,后来又缩小为由英、法、美、意四国首脑组成的“四人会议”,而实际操纵会议的是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劳合·乔治和法国总理克里孟梭“三巨头”。列强参加和会的目各有不同。英意法想得到割地赔款,美国要的是世界霸权。在美国看来,成立国际联盟是和会的最高目的,愿付出代价求其实现。中国要求归还山东的议题根本不占重要地位。威尔逊担心日本退出和会,所以不惜牺牲中国利益,对日本百般迁就。

会议开始后,英国提出尽先处理德国的领土问题,日本极力支持,他们急于分割德国的殖民地。在1月27日上午召开的“十人会议”上,临时改议日本代表团提出继承德国在山东权益的请求,美国代表表示应听取中国方面的说明,于是会议决定中国代表当日下午出席会议。日本代表牧野伸显提出日本政府之宣言书,大意谓:“日本政府以为,应要求德国政府五条件让与胶州湾租借地及铁路并德人在山东所有他种权利”,而对于山东“交还中国一层,只字不提”。并将英、法、俄、意四国关于上述问题之秘密谅解,在此次会议上公然发表。中国代表顾维钧当即声明,关于胶州问题,应当由中国陈说理由后再行讨论。

是日晚,陆征祥与顾维钧约请美国远东司长密商对策。美方极为注意胶济铁路问题,对之表示惋惜,认为“二十一条”之签字,“为强力所迫,世界共知。至胶济铁路之成议,出于中国自愿,势难再改”。

1月28日,复开五国会议,中国代表顾维钧、王正廷被邀参加。中国代表提出归还胶州租界和德国在山东的一切权力要求。顾维钧从种族、语言、宗教、文化、国防利益等方面,论证山东是中国不可分割的神圣领土,强调该地有3600万以上中国人口,为孔孟故乡,中国文化发祥地,理应归还中国。但日本却公然拒绝归还中国,同时蛮横的声称:日本在山东获得的德国的权益已成既成事实,并且取得了英、法、意等国的承认,并伪称一旦时机成熟,愿将山东交还中国。牧野还宣读了1918年9月24日的“山东换文”,说中日之间已就山东问题达成协议,因此日本占据山东是“合理的”。

由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之权利,再由日本与中国商量如何处理山东问题的处理方式,当然为中国所不能接受。顾维钧当即发言说:“我是何等失望,方案又是何等不公,……这种方案只能使中国人民大失所望。”同时反驳说:“人所共知,‘二十一条’是中国与日本提出最后通牒后被迫签订的”,不能视为有效。并且中国参战宣言中已明白表示,所有中德之间的条款已告作废;况且中德各条约明文规定不准转让他国,德国根本无权转让于日本。“至于1918年9月换文,只是该条约的继续。和平时期的条约,如系以战争威胁迫签,则可视为无效,这是公认的国际法准则”。顾维钧的发言为中国收回山东权益奠定了理论基础,山东问题引起举世关注。

2月15日,中国代表又将《关于山东问题说帖》并附各项密约、条约、外交文书19件送交和会,再次强调德国在山东的各项权益应直接归还中国。3月10 日,日本代表发表关于山东问题的宣言,认为日本现在享有的德国在山东的各项权利,是合法的。并且由中国自行让与了,有条约为证。另外,日本政府以不加入国联相威胁,借以对美国进行挑战和要挟。在威尔逊心目中,国联是他组织反苏称霸世界的重大计划,远比山东问题重要,因此,他决定牺牲中国,对日本让步。4月 16日,五国会议讨论山东问题,中国代表被排斥在外。美国国务卿蓝辛提出德国在中国的权益暂时交由协约国管理,但遭到日本坚决反对。结果威尔逊大让步,同意由日本提出一个处理山东问题的“特殊条款”草案,供委员会讨论。这等于承认山东问题是日德之间的问题,把拥有主权的中国置诸事外。

4月22日下午,“四人会议”邀中国代表列席,目的是逼迫中国让步,日本提出对德和约中将山东问题单列一条,借以将山东问题有关中国的条款分列出来,使之不属于中国问题的范围。

“四人会议”以中日换文和英、法等与日本的密约来游说中国代表。顾维钧争辩说:中日间的条约和协议是在日本威胁下签订的,不是正常的国际协定。威尔逊则质问,为何中国又“欣然同意”?中国代表表示:如正义不得伸张,中国将被迫投入日本怀抱。在美、英、法都倒向日本的情况下,中国代表团于4月24日向“ 四人会议”提出折中方案:胶州先交五国暂收,和约签字之日起,一年内交还中国,中国愿付一笔款项给日本作为报酬;胶州全部开作商埠,也可以设立租界。日本代表坚决反对,扬言必要时将采取意大利的做法,退出和会(意大利代表团因阜姆问题于4月23日退出会议)。美、英、法等国为使和会免于破产,尽快完成对德和约,并基于联合反苏的共同利益,便对日本让步了。

4月29日,“三人会议”收下了日本草拟的山东问题草案,30日,竟然完全仿照日本的设计,对山东问题做出最后裁决,决定在对德和约中,将山东问题从中国问题中单列出来,成为一个单独问题。凡尔赛和约中山东问题的条款共有三条,分别为156、157、158条。此三条的主要内容为:“德国在山东所获得之一切权利、所有权及特权,其中以关于胶州领土、铁路、矿产及海底电线为尤要,放弃以与日本。”中国代表提出抗议,并声明保留权,但被退回。中国当然不能接受此种屈辱条件,中国代表王正廷首先表示个人拒绝签字。巴黎和会的无理决定,激化了本来已经十分尖锐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以山东问题交涉失败为导火线,中国人民的革命热情迅速高涨,于是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反帝爱国运动——五四运动。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