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陈金陵:曾是亿万富翁破产后老婆卷款离去后来沦落街头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有人十年寒窗苦读,冷板凳坐穿,只为一朝金榜题名,学而优则仕,有人商海浮沉数十载,忍辱负重,迎来送往,陪尽笑脸,只为等来出人头地之日。

然而,商场如战场,市场经济体制下风云突起,政策突变,一着不慎便满盘皆输。

人生跌宕起伏,输输赢赢,就像打牌一样,有赢就有输,况且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谁也不可能一辈子都顺风顺水,毫无波澜,但是跌倒了,总要爬起来。

如果遭遇了挫折和困境就意志消沉,一味地沉浸在往昔的美好岁月中,却没有魄力和勇气从头再来,就会蹉跎了岁月。

任时光一分一秒毫无意义地消逝,每一天都是重复着同样的失败,无异于行尸走肉。

在上个世纪末期,互联网初见天日,移动手机代替了固话逐渐成为人们追捧的产品。

一机在手,便能走遍大江南北,与世界各国连线也只是分秒之间,而彼时的中国作为制造大国,自主创新能力还只是局限在个别发展比较快速的企业中。

比如诺基亚和摩托罗拉便风靡整个中国市场,手机这个行业大多个体还是停留在模仿和假冒伪劣的阶段。

所以,在21世纪初的中国,国产手机就背上了“山寨货”这个不好的名声,但即便如此,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市场,品牌手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消费得起的。

相反,山寨手机虽然不比品牌手机名头那么响亮,却成为很多老百姓偏爱的产品。

陈金陵就是赶上了这一股手机热,乘着电子产品大行其道的东风,一度白手起家,垄断了深圳华强市场,年纪轻轻,便资产过亿,引得无数人钦羡。

陈金陵是江西人,家境并不富裕,这让他在很小的时候就辍学打工,靠自己的双手打拼。

陈金陵就像手里握着一把开启财富大门的钥匙,不断地在试探着哪一扇门才是通向属于他的商业帝国之开端。

陈金陵在这个经济发达的城市得到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后来发展成为自己的事业的手机行业——在一家手机商场倒卖山寨机。

这个年轻人初次见识到了大城市的灯红酒绿,繁华热闹,他不愿就此甘心屈于人下,总有一天,他会拥有自己的领地,拥有财富和成功。

深圳地处我国南部沿海,与东南亚国家的贸易往来频繁,不仅在中国内地是引领经济上行的领头羊,在国际上也独占很多发展的机会。

年轻帅气又多金的陈金陵,也在事业的上升期抱得美人归,所谓是爱情事业双丰收,一时风光无限。

陈金陵眼光独到,在拥有了自己的店面之后,不满足于现状,又将自己的利润来源扩展到了手机制造的上游,建厂并不断扩大规模。

国内的山寨手机市场始终不是一条康庄大道,随着国家政策调整,矛头指向了对于山寨手机的整顿。

打击假冒伪劣,支持原装正品,很多小厂家不仅是利润被侵蚀,连存活下去的空间都在日渐萎缩,昔日繁荣一时的华强北开始偷偷摸摸地做生意。

没有了供货源,陈金陵不得不赔付高额的违约金,而一味地扩张建造流水线也使得他血本无归。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陈金陵遭遇此一人生重大变故之时,他的结发妻子却无情地离开了他。

在他最需要枕边人的鼓励与安慰的时候,老婆却卷款离去,独留穷困潦倒的陈金陵一人,悲叹命途多舛。

接连而来的打击使得陈金陵不堪重负,负债累累让他回天乏术,远没有了当初那般壮志豪言与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

人一旦丧失了斗志,便无所谓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昔日的财富与成功皆随着时代的发展逐渐远去,烟消云散,成为历史。

而陈金陵也就此一蹶不振,事业不再,家庭也不再,仅有的一些积蓄,本来还可以作为东山再起的资本,也被无情地卷走。

从一无所有到坐拥亿万财产,陈金陵重新又回到最初的原点,生活本来就没有永远地一帆风顺,事业也是如此,但陈金陵却没有了昂扬的斗志与一往无前的勇气。

如今,在深圳华强北附近的街头,还能看到曾经到达事业巅峰的陈金陵,已然沦为一个“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流浪汉,游走在繁华都市的车水马龙之中。

乌云蔽月,星辰黯淡,夜深人静之时,不知他可曾午夜梦回,但黄粱一梦醒来,一身破衣烂衫,筚路蓝缕,繁华不再,徒增悲凉。

个人的悲惨境遇虽然值得人们同情,但是放眼社会,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就像刘欢在歌曲里唱的那样,“心若在,梦就在”,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面对着纷纭变幻的大千世界,无数新生事物出现,经历着萌芽、成长、兴盛而衰落的发展周期。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如果一味地因循守旧,不肯与时俱进,那么最终会落得像陈金陵那样的凄凉下场。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