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威尔逊救了列宁政权(二)

0 minutes, 0 seconds Read

其二:先是反对欧洲列强武装干涉苏联,后又以理想主义之名破坏干涉,实质挽救了岌岌可危的列宁布尔什维克政权

美国总统威尔逊在1918-1920年的协约国武装干涉苏俄活动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各国历史学家提出了许多不同看法,争论很大。苏联和我国史学界多数认为威尔逊是这次干涉的积极组织者〔1〕,直到最近还有人认为美国在这次活动中,“起了突出的作用”。〔2〕事实果真如此吗?笔者认为不尽其然,特以本文表明个人看法,以供讨论。

1917年俄国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在世界上诞生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苏维埃俄国。苏俄的诞生给资本主义的堤坝打开了一个大缺口,使资本主义的辩护士特别是帝国主义列强的统治集团感到极大震惊。为了堵住资本主义溃决的缺口,他们决定用一切手段把新生的苏维埃政权扼杀在摇篮中,从而出现了在1918年上半年开始的协约国帝国主义协同武装干涉苏维埃俄国的活动。但各帝国主义国家的统治集团为了各自的利益,为了维护本国垄断资产阶级的统治,争夺世界霸权,他们之间又矛盾重重,即使在对具有共同仇恨和恐惧的苏维埃俄国问题上也是如此。因此,在策划和组织武装干涉苏维埃俄国的过程中,协约国主要帝国主义国家英、法、美、日、意等扮演了不同的角色。那么,主犯究竟是谁呢?客观事实表明,英法两国是这次武装干涉的主要策划者和鼓动者,美国政府特别是当时的总统威尔逊虽然也介入了这场罪恶活动,但不是肇事者和为首者,在某种程度上还起了阻滞和缓和帝国主义武装干涉的作用。

美国最先介入武装干涉苏俄,始于在俄国南部的活动。1917年12月6日,美国驻莫斯科总领事萨默斯向美国国务卿兰辛发回电报,传达了反动将领布拉西洛夫和阿列克赛夫要求美国给俄国南部顿河哥萨克地区的反布尔什维克活动提供道义和财政支持。兰辛同其助手和顾问反复磋商,并同总统威尔逊商谈后,决定通过英法给在俄国南部的反动将领卡列丁以秘密财政支持,并且授权美国财政部驻协约国军事采购与财政委员会代表奥斯卡尔·T·克罗斯比与英法进行联系。但由于英国已经给俄国南部一些反动集团以财政支持,克罗斯比感到没有必要再由美国提供支持。所以,这种授权并没有被使用,而早期的反布尔什维克活动中心也就没有掌握美国官方提供的基金。〔3〕

而且,威尔逊在同意兰辛这种活动时,也对他和国务院施加了限制.他拒绝了兰辛关于派斯坦利·沃什伯恩少校去俄国作40天演讲旅游,以宣扬他的反布尔什维克观点。12月末,威尔逊又支持乔治·克里尔拒绝国务院关于由公共情报委员会在俄国内部发动一场反布尔什维克的宣传战的建议。

但兰辛的上述行动对后来的英法作出干涉苏俄的决定是有影响的。1917年12月23日,英法两国签订了武装干涉和瓜分苏俄的所谓“英法关于在南俄行动对象的协定”,即“英-法备忘录”。协定把俄国南部和西南部分别划为英国和法国的势力范围。然而,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英法协定的缔结事先征询了美国政府的意见,或当时就向美国政府提交了协定的文本。〔5〕

就在协约国作这些安排的同时,萨默斯派他的领事德维特 · C · 普尔来到罗斯

托夫地区,旨在与卡列 · J · 阿列克赛夫建立接触。1918年1月26日,普尔向当时在彼得格勒的美国前驻俄大使弗朗西斯报告情况。大使告诉普尔,华盛顿无意承认俄国 的任何反布尔什维克势力。〔6〕

上述英法协定缔结后,英国立即派出一个强大的军事使团前往俄国南部,从此,南高加索地区为英国所控制。这时,美国国务院指示美国驻梯弗里斯领事史密斯只需向美国政府提供信息,同时保持同英法代表的密切接触,其他什么也不要干;而且一再提醒他不得使美国政府承担任何义务。〔7〕

由此可见,苏联某些历史著作说美国暗中以巨款贷与卡列丁,美国领事普尔竭力帮助卡列丁进行反革命活动〔8〕,是不准确的。

美国卷入苏俄远东地区的干涉活动始于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高潮时候。1917年夏末,海参崴地区的革命工人和士兵掀起革命风暴。后来,美国驻海参崴领事考德威尔两次要求政府派海军访问该港,理由是必须做一些事情使这一地区的局势不致恶化,否则,动乱就会相因而至,它将妨碍史蒂文斯铁路代表团计划〔9〕的实施,何况日本海军也将访问该港。

美国政府赞同考德威尔的建议,美国亚洲舰队司令奈特海军上将即率其旗舰布鲁克林号,于11月25日去海参崴访问。当时,苏俄正进行立宪会议选举,后来苏联历史著作把布鲁克林号的访问解释为用枪口对准海参崴,以阻止布尔什维克在选举中获胜。〔10〕布鲁克林号的来访也许有政治讹诈之意,但它在海参崴停留期间,并未导致对当地苏维埃政府和布尔什维克党人的武装行动。相反,奈特还在布鲁克林号上设午宴招待“该城最著名的和强有力的布尔什维克党人”,解除他们关于这次访问预示着美国将夺取西伯利亚大铁路的疑虑。[11]

12月11日,布鲁克林号驶离海参崴港以后,考德威尔又向华盛顿发电报,说该城局势并未改善,所有协约国领事都认为外国武装力量进入该城是合适的,美国军队进驻会更受欢迎。兰辛则在回电中告诫考德威尔:“无论如何,制止讨论或考虑现在派外国军队去海参崴的问题似乎是明智的,你可以这样忠告你的同行,如果他们再提出这一问题的线月初,在巴黎的协约国高级政治家开始讨论在西伯利亚进行某种干涉的可能性。但一直未得到美国的明确赞同和支持。1918年1月10日,法国政府向美国政府发出第一次公开和正式的呼吁,要求对西伯利亚实行全面军事干涉。呼吁强调法国政府为了保证可能遭受威胁的法国国民的安全,应该采取必要的措施,……而在立即实行这些措施中获得美国政府的支持和合作又是多么重要〔13〕。

尽管法国外交部举例证明当时有三个在伊尔库茨克的法国公民被杀,六个法国人在彼得格勒被杀,以激起美国的同情和支持,但美国政府却答复说:“美国政府倾向于相信拟议中的这种军事干涉并不是目前西伯利亚的情况所需要的……。所以美国政府遗憾地告知,它不能给阁下在照会中所提出的那个建议以支持。”〔14〕

法国政府的建议使日本更加公开强调应当允许它在西伯利亚单独进行干涉活动。日本外交大臣不仅向法驻日大使重申了这种立场,也向美国驻东京大使莫里斯作了同样声明,英国也同意日本的要求和立场。但当莫里斯将此事电告总统威尔逊后,威尔逊政府则指示莫里斯转告日本,“本政府所获得的信息表明,那里的局势是平静的,并非那种引起震惊的情况……美国政府认为,现在在海参崴出现一艘以上的日本舰只,都有可能被误解,并产生一种对协约国政府宗旨的不信任感”。〔15〕

美国给日本的答复同时告知了法英两国政府。法国外交部长姆·皮肖表示尊重美国的观点,法国将不再进一步加剧这一事态。英国在这一问题上仍然意见纷纭,犹豫不决,但外交大臣巴尔福向美驻英大使佩奇表示他个人同意美国的立场〔16〕。

应该说在1917年11月8日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到1918年1月中旬这个期间内,协约国内部酝酿干涉苏俄过程中,英法是主要策划者,日本居第二位,美国基本上持反对态度。

协约国第一轮干涉苏维埃俄国的策划活动,虽因美国反对或犹豫而未立即见诸大规模行动,并不等于英法等协约国的反苏活动偃旗鼓,相反,他们更加紧锣密鼓,加快了行动步伐。

1918年1月美国拒绝法国关于协约国联合干涉西伯利亚的建议后的第四天,英国政府又向美国国务院提出一份备忘录,建议让日本以协约国的委托管理国身份,占领整个西伯利亚铁路。建议的理由是,整个俄国出现了无可补救的混乱景象,而现在各个地方组织已到处出现,通过鼓励和援助,可能使他们做一些事情来防止俄国立即和完全落入德国之手。要达到这一目的,唯一适宜的回答是由协约国占领西伯利亚铁路〔17〕。

英国的这一建议先交威尔逊的主要顾问豪斯上校。豪斯转交这一建议时对威尔逊说:“我从未改变我的意见,即派日本军队去西伯利亚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错误,它没有什么我能够想到的可抵销其害处的军事好处。且不谈它可能在布尔什维克政府中引起的反感,它会由于种族问题,而激怒整个欧洲的斯拉夫人。”〔18〕

威尔逊看了英国的建议后,也在2月4日向兰辛表示坚决不同意英国的建议。他说:“这个计划里没有什么明智的可行的东西,我们应该很礼貌地拒绝参与这一计划的执行。”于是,美国国务院在2月8日给英国的答复中说:“美国政府掌握的情报并未使它同意英王陛下的政府关于对俄国事务的任何外国干涉将受到该国人民欢迎的看法。相反,美国政府认为,在目前,任何外国干涉俄国事务是最不合时宜的。”〔19〕

但这以后不久,日本外交大臣又向美驻日大使莫里斯表示,日本将单方面进行干涉,并已就此事征询英、法的意见,暗示美国无权制止日本的行动,希望美国不要干预。美国政府则在2月13日仍以同样措词向日、英、法和中国政府致送声明,表示日本的要求如被接受,可能有害于与德 交战的大国的事业,强调干涉将引起俄国人民的反感,即使有任何必要占领中东铁路作为占领西伯利亚铁路的 一部分,也应由中国而不是由日本来执行〔20〕。

英、日两国单独对美国施加压力仍然未能如愿以偿,于是2月18日和19日两天,协约国最高军事委员会常驻军事顾问们又开会讨论英国的建议,并让美国军事顾问布里斯向美国政府报告会议结论:“占领从海参崴到哈尔滨的西伯利亚大铁路所具有的军事好处超过任何可能的政治不利,建议在日本就其宗旨作出某种保证的基础上由日本军队来占领,并由一个协约国委员会来监督日本的行动。”由于布里斯在评论这一决定时降低了它的作用,而威尔逊和兰辛又比较听从军事顾问的意见,所以,协约国军事顾问们的这一决定仍未改变美国政府对英国建议已经采取的立场〔21〕。

这个时候,德国中断了同苏俄的谈判,重新发动了对苏俄的进攻,协约国借口德国可能控制整个俄国或西伯利亚,进一步加强了干涉苏俄的压力。各协约国驻俄大使馆甚至忙于收集所谓苏维埃政府对协约国援助的可能性越来越有兴趣的证据,来动摇美国政治家反对采取干涉的立场。因此,在2月的最后几天,美国政府发现自己处于一种像拦河大坝溃决式的压力之中。法国外交部长告诉美驻法大使夏普,俄国形势最严重,请美国政府不要推迟行动,以致为时太晚,无法补救由于德国占领和平定俄国而造成的灾难。美国政府中很多驻外使节以及白宫和国务院的一些中、高级官员也向兰辛和威尔逊施加压力,要求改变美国政府反对干涉的立场。特别是2月23日,美驻中国大使向美国政府报告,说日本政府将和中国政府合作,来恢复西伯利亚的秩序,使美国政府更感压力沉重。2月24日,美驻日大使莫里斯又报告法国正和日本谈论由日本购买堆放在海参崴的储备物资;日本外交大臣也对法驻日大使说,日本干涉西伯利亚的一切准备就绪,只要英法同意,没有美国的同意日本也愿行动〔22〕。

2月27日,英国新任驻美大使里丁勋爵向威尔逊转交了英国外交大臣巴尔福的一封电报,巴尔福重申要求美与英、法、意立即邀请日本占领西伯利亚铁路。英国大使还说,西伯利亚的德国战 俘正被 组织起来以切断西伯利亚铁路,与此同时,法驻美大使也向兰辛提交了法驻日大使给法国政府的电报抄本,内容同上述英国政府给美国政府的 电报一样。两国大使特别提到日本表示它在西伯利亚的行动是无私的,它的足迹最远只到乌拉尔山为止。

正是在这种难以承受的舆论压力和所谓日本在西伯利亚行动的无私的诱惑下,兰辛开始改变他原来坚决反对干涉苏俄的立场。兰辛的动摇当然对威尔逊产生了不好影响。3月1日早晨,威尔逊请兰辛于中午去白宫,兰辛认为总统已同意他改变立场,因此在会晤总统以前,就对英驻美大使里丁说,美国不能加入要求日本在西伯利亚采取行动的行列,但“将不表示反对”。〔23〕

兰辛在中午会见威尔逊时,威尔逊交给兰辛一份转交日本政府的电文草稿,表明威尔逊也同兰辛一样动摇了,他不再敢于反对协约国所敦促的行动。电文主旨是,美国政府不能同协约国一起要求日本政府在西伯利亚采取行动,但不反对提出 这一要求,并相信日本军队将以俄国同盟者的身份进入西伯利亚,除了使西伯利亚免于德军的入侵和阴谋外,别无其他目的,等等。〔24〕

但是,这份电稿遭到豪斯和布里特的反对。豪斯认为,日本的干涉将会把俄国推入德国的怀抱,并给威尔逊写信说:“我们正处在非常微妙而危险的境地中,有可能失去你已献给协约国事业的那种美好的道德地位,你很谨慎建立的结构可能毁于一旦”。〔25〕布里特也对威尔逊表明了同样的观点,强调“总统必须以民主和自由主义的名义反对日本入侵西伯利亚”,否则,“他就会失去作为世界自由主义者的精神领袖地位”。在这种情况下,威尔逊立即扣发了原电文,重拟了新的电文转交日本政府。电文主旨是:“(1)干涉政策会加强俄国的极端革命分子的地位,使俄国舆论失去对协约国和美国的信心;(2)它违反美国的民主的战争目标,并将致命地损害美国的精神地位。因此,美国反对日本干涉西伯利亚,即使日本保证它将不损害西伯利亚的政治或领土完整。”

3月6日,日本政府接到威尔逊的照会后,被迫以和解的口气答应日本将不在“美国和协约国其他大国之间达成适当谅解之前采取任何行动”。同时又说,如果西伯利亚的发展“危及日本的国家安全或根本利益,将不得不求助于立即而有效的自卫措施”。〔26〕

以上情况又看出,到1918年3月上旬,威尔逊在协约国的巨大压力之下,加上兰辛的影响,反对干涉的立场开始动摇,同时,又在豪斯等人的影响下,尚未彻底转 到支持干涉的立场上来。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