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O威尔逊一生著述建造了一座跨越科学与人文的桥梁

0 minutes, 1 second Read

捧着砖块一样的《社会生物学》,听到作者被称为“现代社会的达尔文”的爱德华O威尔逊近期逝世的消息,心中难免有点难过。

还记得小时候在乡村时,小伙伴们都会找一个玻璃瓶子装上土,挖上一窝蚂蚁养在瓶子里,总能每天投食,细细观察它们建立的洞穴,当时对蚂蚁的种种行为不甚了解,只是觉得好玩。后来随着知识的增长似乎知道一些群居类昆虫的特性了,但看了爱德华O威尔逊的《社会生物学》,更多的疑问才得到一一解答。

爱德华威尔逊是美国生物学家、博物学家,“社会生物学”奠基人,是最早宣传“生物多样性”概念的人之一。虽然他的理念——社会生物学所下的定义是“有关动物社会行为与复杂社会组成这两者的生物学基础的系统研究”有一定的争议,但他对社会生物学的开拓和发展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时代》周刊20年前称他缔造了“20世纪科学领域最出色的事业之一”,并长篇报道了他对蚂蚁的研究:绘制蚂蚁的社会行为图谱,并证实蚂蚁群体通过如今被称为信息素的化学物质系统进行相互交流。

一千多页的《社会生物学》乍看让人觉得恐怖,似乎是一本难懂晦涩的学术著作,但通过阅读,我觉得这是一本很好地科普读物, 让我们从根本本质上了解了社会进化、社会机制、社会物种三个方面的知识。

在《社会生物学》中的其他开创性理论均得到很多科学家的高度赞扬,但在最后一章中,威尔逊指出人类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遗传的基础上,而人类的性别分工、部落文化、男性统治地位和亲子关系等问题上形成了某种偏好,这个观点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

他自己也说:“除了第1章和第27章以外的所有内容,都受到了广泛好评”,“人们并不太接受《社会生物学》中占30页的有关人类行为的简短论述。在20世纪70年代,这一部分内容在学术界激起了非常激烈的争论,这场争论从生物学蔓延到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反对者代表有马克思主义者斯蒂芬杰古尔德和理查德C列万廷,他们认为人性不具备遗传基础,在发育中大脑是一块白板,唯一的任性就是心灵具有无限的可塑性,只有心如白板的人才能适应社会主义。

任何学科难免会有争论,也正是争论才能使社会生物学成为动物学中一门发展兴旺的学科,在促进重要知识分支之间的契合中发挥最重要的作用。虽然爱德华O威尔逊已经逝去,但他的学术理论却将一直影响着人们。

而与他学术理念不同者对他的逝世深表痛心,英国牛津大学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推特上称他是“最伟大的蚁学家”和“伟大的达尔文主义者”,哈佛大学认知科学家史蒂文平克也说:“(威尔逊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和一个可爱的人。虽然我们在一些事情上存在分歧,但这并没有损及他的慷慨大度和与他人接触的意愿。”能得到这样的评价,实属不易。

最让我敬佩的是他还是一位高产的科普作家,撰写了30多本书,其作品曾两次获得普利策非虚构类文学奖,并普及了 “生物多样性” 一词。我自己作为一名科普工作者,在专业科普方面应该向他学习。

逝者如斯夫,学问长留于天下,受人尊敬的自然界领域权威的显赫声誉将永远完好无损!

Similar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